返回列表
教育:对于文人的解释是什么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4-14 11:50:17

文人,《汉语大辞典》里解释说,指会写文章的读书人。现在社会进步了,会写文章读书的人很多,因此,几乎人人都是文人了。

苏东坡说,“人生识字忧患始”,这是他很深切的人生感受。他看不惯一些不良的官场风气,于是,就爱写诗词,写文章,写歌赋,要么揭发批判,要么讽刺挖苦,要么干脆上个折子,说到皇帝跟前,因此得罪过不少人,后来竟然对王安石变法中的某些弊病颇有微词,被另外一些文人抓住把柄,罗织罪名,拿现在的话来说,叫人肉搜索,结果被活生生地弄了个“乌台诗案”,凡是与他有交集的人都受到牵连,可以说是遭了殃,有的被革职查办,弄了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上了黑名单,丧失了考试资格,永不录用,而他一辈子缕遭贬谪流放,到处奔波,急急如丧家之犬,好在他有个好心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从容,总是乐观向上,无论走到哪里,爱民如子,粉丝如云。每到一处兴农桑,修水利,办教育,开民智,做美食,游山玩水,喝酒唱歌,乐呵呵地。不过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他把他的那些痛苦经历,所受的屈辱,骨肉间的聚散离合,以及所走过的地方的美景,写成了诗词歌赋,给后人留下了很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我们才有幸读到。

句俗话说,狗咬狗,一嘴毛。自古以来,文人相轻,文人之间互掐互怼互咬从未停止过。我们现在读的一些文学作品,其实就是文人撕咬的结果,只不过古代相互撕咬的都是男人。

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袭击了武汉,最初由于当地官员处置不当,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国家不得已做出了武汉封城的正确举措。武汉封城期间,武汉作家方方以日记的形式讲述了疫情之下武汉人的心理,写了一些社会问题,官场风气。当然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渐渐地由评论变成了互掐互怼,最终是谩骂,热闹了一阵子后,消停了一段时间。最近疫情向好之后,没想到方方把她的日记授权国外出版了,引起了热议,于是广大文人们在网上又开始咬了,不过这次撕咬的对象方方,是个女人。

过去撕咬的时候,还讲究点斯文,比如说鲁迅先生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篇文章,当然指名道姓的也是一个大作家,叫梁实秋,其实,我也喜欢梁实秋的文章。鲁迅先生的文章被誉为匕首和投枪,文笔犀利,语言优美,感情饱满,读起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但绵里藏针,读起来感觉就很痛快,有点回肠荡气。当年念高中时,在语文课本里,我都努力背诵过。不过鲁迅先生骂梁实秋先生,从报社约稿,他先打腹稿,用毛笔小楷写成,寄到报社里,报社先排版,校对,印刷,到送到报童手里去卖,再到读者手里,是需要一定时日的,而那些不识字的人,还根本不知道鲁迅先生骂了梁实秋先生这回事儿。但现在文人咬起来是神速,也非常直白,美美一口咬下去,立刻就咬到肉上了,而且就是一嘴血,弄不好会立刻毙命的,我想方方要是弄不好,这一回是要毙命的,因为咬她的人太多了,并且个个都是膀大腰圆,伶牙俐齿,满腔怒火,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时代,大数据时代,好端端一个人,要是被千夫所指,遭人唾弃,会无病而死,就是说骂都能被骂死,而且会无缘无故地被骂死,例如,两年前,四川有个姓安的女医生游泳时,被一个熊小男孩摸了屁股引起了纠纷,被网上热搜了,她自然是百口莫辩,最后自绝于人民了,虽然后来发现骂错了,但人死了就不能复生。

如今社会,谁要是胆敢低估了现代人的智商,现代人的骂人水平,现代人骂人的速度和面积,那就大错特错了!如今的网民骂人,比诸葛亮骂死王朗的水平要高得多,要厉害得多,恐怖得多,甚至血腥的多了。

网民们骂人一般不用脑子,没有思想;不管事实真相,往往捕风捉影,人云亦云,不讲规则,不讲道理,大家骂谁就跟着骂谁;不讲究遣词造句,没有文采;不讲究错别字,不会写的字,干脆就用同音字代替,或者用拼音字母,也就是一种新通假字,粗话脏话,套话口号,俚语俗语,名言警句,要有尽有。“其所为欲同,其所为异。口抿之命不愉,若舟车衣冠滋味声色之不同。人以自是,反以相诽,天下之学者多辩,言利辞倒,不求其实,务以相毁,以胜为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