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时期的教育多点关注什么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5-15 08:44:18

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是家国的希望,所以教育成才是重要的手段。但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学习成长的路上,被压垮,是什么情况造成孩子心理发育不正常?在教育要高质量的环境下,到底困扰我们教育的原凶是谁?原因究竟在哪……,我们听得最多的埋怨什么手机惹的祸,什么网络游戏惹的祸,现在的孩子骂不得,孩子动不动就要离家出走,要生要死,有自杀倾向,有暴力倾向……我认为关键的教育问题解决不了,看心理医生也徒而无劳。

我敢说压挎孩子的首先是作业,是没完没了的作业。为什么?孩子长期处于紧张的学习状态,得不到应有的休息。最深一层去揭穿问题的根源就是国家没有统一的教学指标,细化的考核标准,让地方教育各施各法,导致各种的评价与考核制度乱飞,成了唐僧控制孙悟空的紧箍咒。

为什么孩子到了初高中以后容易出问题,贪玩的孩子不会脆弱,因为一切都习惯了,家长也爱理不理的状态,“管不了”的情况下,天生天养。反而看似“听话”的孩子做出“惊人惊天”的事。其实家长平时的生活管教孩子是适从的,但往往是因学习引发的矛盾冲突容易出事,所以我们国家要成立专门的对应机构,独立行事的监察部门,从调查到处理,从实际出发健全督教督学制度,不能自欺欺人,走形式主义,才能做好真教育的事业。

当前的教育已经空前的繁荣,先不说线下的纸质教辅多如牛毛。自从网络发展起来之后,各类教育平台层出无穷,形式多样,包括微信公众号、小程序、APP……,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学习渠道多样化,单从作业的布置来说,除了传统的教学常规作业,又多电脑作业与手机作业等新型媒体类作业,总之让认真的学生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应付,再加上语文的课外阅读任务,几乎每晚十点半前都完成不了作业。学生到了初中阶段的学习,科目多至七八科,每天七八节课,若果学校没有有效的监控科目的作业量,对于学生的学习用负重前行、苦不堪言等形容学习,一点也不夸张。

网络的发展,给人们带来方便,这是社会进步与发达的时代,让生活与学习方便,视野开阔,知识面广,工作效率更高了。但各种问题也来了。

当前利用互联网布置作业的科目主要多数是英语、思政、德育,特别是英语科目,不单是有手写作业,背记作业,还有网络“一起中学”、“习习”等等平台作业,之前重点建设的电脑室少用或不用,至于英语的听说训练,也少见学生上机去练习,这样不浪费教育资源吗?教育的意义在于什么,变味了的教育不值得提倡。若不引起社会的关注,让孩子身心疲惫的成长必是一个问题。

我在2012年11月曾读过《找到教育的原点》,是周春梅写的文章,阅读后终于了解到前一辈教育家的教育思想,原来我国八十年代已经出现当前的教育状况。

原文是这样说的:1981年,《中国青年》刊登了一篇调查摘要《来自中学生的呼声》,杂志社将杂志寄给叶圣陶,希望老人能发表些意见。老人听家人读完后,一改平日的温和,激动地写下《我呼吁》,呼吁教育部门各级领导、学校、家长、编辑们合力抵制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种种怪象。他呼吁中学领导停止种种有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分设快慢班,给毕业班指派把关教师并规定指标,尽量多发复习资料,无休止的种种考试,尽量提早准备高考的时间等。他呼吁报刊编辑不要鼓吹哪个学校升学率高,不要宣传高考成绩优秀的学生;呼吁出版社不要再印行各类教辅,甚至不要再印行假期作业,因为这将侵占学生应得的休息权利。三十年过去了,应试之风愈演愈烈,每个教育工作者都身在其中,难辞其咎。我们该如何面对老人饱含真情的呼吁?

周老师在文中还提到一件关于语文教学的事:语文课堂也存在这种情况。朋友的孩子就读于一所名校,他的语文老师喜欢与学生一起细读课文,并延伸至相关作家作品的讨论。年级里其他老师却已经自动连接高考,按知识点来上课。学生和家长因为均分比其他班级稍低,对这位老师很不满。今天想做一个教科书的注释家,学生和家长都未必满意——他们要求的是高考试卷的注释家。教师如果还想进一步追求培养思维和情感,提高学生真正的语文素养,必须承受来自各方的无形压力。这事让我想起了现在所提的生本教学,本来提倡生本教学是解放老师的大好事情,但有人总不喜欢,非要老师劳死在教坛不可;其实让学生自己主动的求知求学是一件多好的事情,现在的学生学是太被动才要改变这种学习局面。

让一线教学的老师静下心来专注于教学教研,少点形式主义,少点扰心项目。对于管理评估与督学督教的评估,形成一个常态的上报体制,及时掌握学校的运行情况。不要搞预先通知,突击完成的做法。

教育不同工厂,学生不是产品,允许个体差异。生源不同,基础不同,发展能力就不同。在分班分层均衡学生的时候,数据出来之后,主管人员不能调配学生,造成另一种不均衡现象,影响教学老师之间的教学评价。而如何监督主管行政的作为,应该有其体的行政措施去制约,实现依法治校与依法治教。

回想2005年7月29日,钱学森曾向温家宝总理进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出不了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后来人们称之为“钱学森之问”。

“钱学森之问”是关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问题,需要有识之士出好良方。如果我们只是在教育的皮毛上做点小打小闹,如果我们的教育只在怎样管死老师的环节上打功夫,是无法缓解这种焦虑的。要培养社会栋梁之材,首先要关注个人的心灵成长,在尊重人文特征,重视自然规律下,去激发教育主动自觉能力。

听说在钱学森儿时,对他影响最大的是父亲钱均夫。父亲是个生物标本迷,他曾告诉儿子,捕捉昆虫是理解生物学的开始,寻找化石和岩石碎片则可小窥地理学的门径,学习绘画则有助于理解美的概念。夏日来临时,年幼的钱学森会捕捉蝴蝶,收集标本。他学习钢琴、小提琴和水彩画,房间里堆满了自然科学和数学书籍。

如果说父亲带领钱学森找到了一把开启思维的钥匙,那么母亲对钱学森的言传身教则培养了他良好的学习习惯和远大抱负。

钱老的母亲章兰娟本为杭州富商之女,她家教甚严、多才多艺。每天,她督促钱学森按时起床、锻炼身体、吟诗诵词。闲时,她为钱学森讲述岳飞精忠报国和杨家将血战沙场,以及孔融让梨、古人头悬梁锥刺股的发愤故事。母亲的谆谆教诲在钱学森心灵上刻下烙印。他在美留学期间把母亲肖像挂于床前,寄托思念,亦激励自己早日学有所成。

在钱老的记忆中,学生临考从不因为明天要考什么而加班背诵课本,考试结果,一般学生都是70多分,优秀学生80多分。“教生物的于君石老师,常带学生到野外采集标本,我记得他给我一条蛇,让我做标本”;“美术老师高希舜(后来成为著名的国画大师)教画西洋画。我买不起油彩就用水彩学画,后来我画得很不错”;“国文老师董鲁安教我们读鲁迅的著作和中国古典文学,我对用文言写文章小品特别感兴趣”;“我们的音乐老师用一部手摇的机械唱机放些唱片,教我们学唱中外名曲,欣赏各种音乐,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等。后来,贝多芬憧憬世界大同的声响,一直在我心中激荡”。

假如钱老出生在当今,他的童年绝对没有这么丰富而精彩的记忆。因为他会被老师的作业搞得不得心神不安,他被升学的压力苦战题海。

以前的老师没升学压力,没评价考核压身,不会全身为应付各种的检查而配合工作,也不会因成绩考核评价,拼命去争时间,让学生无日无夜去学习,应付不同的作业,应付大量的作业,不断的训练,不压挎学生身心才怪。

教育是一种复杂的工程,民族的希望在于教育。教育要振兴,教育要腾飞,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不要引入利益关系,也有规范教育行为。总之,摒弃不必要的教育思想与行为,期待回归教育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