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华泰金融沈娟团队】完善分类监管,引导差异化发展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07 15:20:44

【】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

2020年5月22日证监会修订《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并公开征求意见。修订包括优化市场竞争力评价指标、优化资本充足与风险管理能力加分指标、完善持续合规状况的扣分标准及调降级别依据、完善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与标准等方面。我们认为此次修订从三大方向引导行业优化:一是与差异化监管定调及制度一脉相承,完善行业分类监管体系。二是顺应行业趋势,引导券商向专业化竞争的高阶方向转型;三是引导券商强化资本约束,提高全面风险管理有效性,在风险可控下实现重资本业务做优做大。行业分化也将加剧,推荐龙头优质券商、、。

继券商股权管理规则提出综合类券商和专业类券商分类管理后,《分类监管规定》出台进一步完善券商分类监管的监管体系,也与股权管理规则形成更好融合衔接。我们认为,未来监管将坚持“扶优限劣”的监管基调,监管资源和资质将向优质券商尤其是龙头优质券商倾斜。行业也将迈入差异化发展格局,长期看优质全能型券商和特色中小券商有望脱颖而出。且大型优质券商业务拓展能力较强、风控更为有效,有望抢占发展先机,行业马太效应有望加剧。

制度修订顺应当前行业发展趋势,对投行、资管、机构服务、财富管理等业务评级做出优化修订,引导业务模式高阶转型,包括细化投行评价方式,增设资管主动管理能力衡量指标、机构客户服务及交易评价指标、财富管理业务相关指标,以及优化信息技术投入评价方式等。监管自上而下引导券商从传统通道业务向高阶竞争模式升级,与当前证券行业整体发展趋势一致,有助于推动行业整体生态模式重塑。

此次规则优化资本充足与风险管理能力加分指标,包括提高主要风控指标持续达标的加分门槛、引导证券公司强化资本约束,并新设风险管理全覆盖及风险监测有效性评价指标,为后期并表监管推行奠定基础。此外,监管还完善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与标准,对公司治理与合规管理、全面风险管理评价指标与标准进行细化和完善。此次制度修订是对券商资本和风险管理能力监管的进一步完善,将引导券商强化资本约束,提高全面风险管理有效性,在风险可控背景下实现重资本业务做大做强。

2020年5月22日,证监会对《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以下简称《分类监管规定》)相关条款进行修改,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修改内容主要包括:一是维持现行分类评价体系和有效做法,着重对相关评价指标进行优化;二是进一步强化合规、审慎经营导向。完善对证券公司及其人员被采取处罚处分措施的扣分规则,明确对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严重失效等情形予以调降分类级别的依据,全面梳理强化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和标准。优化风险管理能力加分项,引导证券公司强化资本约束,提高全面风险管理的有效性,切实实现风险管理全覆盖。三是进一步强化专业服务能力导向,引导证券公司突出主业,做优做强,同时也引导证券行业差异化发展。我们认为,券商分类监管规定修订,与前期差异化监管的定调及制度一脉相承,进一步完善行业分类监管体系。同时,顺应行业发展趋势,引导业务模式向专业化竞争的高阶方向转型;并引导券商强化资本约束,提高全面风险管理有效性,在风险可控背景下实现重资本业务做大做强。行业分化也将进一步加剧,马太效应强化下龙头全能型券商和特色专业化券商有望脱颖而出。推荐龙头优质券商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

分类监管制度是证券行业一项基础性监管制度,自2009年5月出台以来,已先后经历2010年和2017年两次修订,此次修订是对制度的第三次修订。我们认为,此次修订对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于以下方面:

一是完善行业分类监管理念,强化差异化发展格局。继券商股权管理规则提出综合类券商和专业类券商分类管理后,《分类监管规定》出台进一步完善券商分类监管的监管体系,也与股权管理规则形成更好融合衔接。监管持续坚定分类监管基调,2020年5月15日,证监会表示将进一步完善中介机构分类监管、差异化发展思路,对好机构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支持做优做强做大;对问题机构和相关责任人,强化责任追究,真正体现奖优罚劣。我们认为,未来监管将坚持“扶优限劣”的监管基调,监管资源和资质将向优质券商尤其是龙头优质券商倾斜。行业也将迈入差异化发展格局,长期看优质全能型券商和特色中小券商有望脱颖而出。大型优质券商业务拓展能力较强、风控更为有效,有望抢占发展先机,行业马太效应有望加剧。

二是顺应行业发展趋势,引导业务模式向专业化竞争的高阶方向转型,引导券商突出主业、做大做强。此次制度修订顺应当前行业发展趋势,对投行、资管、机构服务、财富管理等业务评级做出优化修订,引导业务模式高阶转型,主要包括:一是细化投行评价方式。新规由原来的单项标准细化为承销保荐、财务顾问收入两项标准,提升对财务顾问业务重视度;二是优化资管业务评价方式。规则增设主动管理能力衡量指标,重视权益类投资规模,引导业务结构调整;三是新设机构客户服务及交易评价指标。当前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呈现机构化大趋势,未来机构客户服务将是券商竞争焦点之一。机构客户对综合化和专业化服务要求更高,监管从制度设计上助力券商增强机构客户服务及交易业务能力;四是新设财富管理业务相关指标,包括增设按投资咨询业务收入或代销金融产品业务收入的加分项;五是优化信息技术投入评价方式等。监管自上而下引导券商从传统通道业务向高阶竞争模式升级,有助于行业整体生态重塑。

三是引导券商强化资本约束,提高全面风险管理有效性。此次规则优化资本充足与风险管理能力加分指标,包括提高主要风控指标持续达标的加分门槛、引导证券公司强化资本约束,并新设风险管理全覆盖及风险监测有效性评价指标,为后期并表监管推行奠定基础。此外,监管还完善风险管理能力评价指标与标准,对公司治理与合规管理、全面风险管理评价指标与标准进行细化和完善。重资本业务发展是行业大势所驱,业务稳妥发展要求券商在培育优秀风控能力的前提下,提升对资产负债和资本的管理及运用能力。回溯近年监管对券商资本能力和风控能力监管制度脉络:2020年1月23日,证监会正式发布《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计算标准规定》,在完善行业风控体系的同时,引导行业优化资本配置、有序拓展创新业态。2020年3月27日,证监会将六家券商纳入首批并表监管试点,资本运用能力和风控能力将成为业务空间和资质实力关键要素。此次制度修订是对券商资本和风险管理能力监管的进一步完善,将引导券商在风险可控背景下实现重资本业务做优做强。

本材料所载观点源自05月24日发布的研报《完善分类监管,引导差异化发展—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征求意见稿解析》,对本材料的完整理解请以上述研报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