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0岁的《杨三姐告状》为什么还这么耐看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2-03 20:51:50

  谷文月(右)传授王丽京(左)《杨三姐告状》 中国评剧院供图

  民国初年,成兆才先生率警世戏社在哈尔滨庆丰大戏院演出,名震东北。在他准备回老家唐山之际,听闻了杨三娥不畏强暴,只身一人三闯滦县公堂为姐伸冤却屡屡败诉的经历,于是亲访高狗庄探明原委,编写了剧本《杨三姐告状》,帮杨三娥伸张正义。

  自1919年《杨三姐告状》由警世戏社首演于庆丰剧院,至今整100年,这部大戏仍屹立于评剧舞台,是戏迷心中永恒的经典,也成为每位评剧演员心中的高峰。

  眼下,由中国评剧院主办的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评剧《杨三姐告状》青年人才培养班正在进行中。来自全国8家评剧院团的30名中青年人才正在进行为期40多天的集中学习。开班20多天来,演员们见识了老艺术家深厚的艺术功底,无时无刻不被他们的谆谆教诲和殷切期望感动着、激励着……

  26个人物个个鲜明,观众不知“谷文月”只知“杨三娥”——

  《杨三姐告状》创作出来后,很快被各戏班演出。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14岁挑班唱戏就演过这出戏。改革开放后,中国评剧院对该剧重新加工,保留了新凤霞版本中的精髓,由谷文月、赵丽蓉、王景明、张秀兰、张彦生等中国评剧院优秀演员演出,并拍成电影流传全国。该剧26个角色个个鲜明,即便有的人出场很短,也能凭借精湛的表演赚来台下一声“好”。

  为了排好这出戏,新凤霞曾去滦县寻访过杨三姐杨国华。1980年,中国评剧院还邀请杨国华观看复排后的《杨三姐告状》。已经78岁的杨三姐兴奋地看完演出,抱着赵丽蓉热泪盈眶地说:“你演得太好啦,太像我母亲啦!”

  “见到杨三姐,看到她走路我开始琢磨,杨三姐在舞台上应该怎么走?杨母和杨三姐都是小脚,为了区别母女的走路姿态,我为杨三姐创造了 ‘平脚走路’法,脚步按平足的走法,小脚的意思就出来了,但跟杨母翘着脚的走法又有不同。”谷文月边说边用手比划。她还设计了杨三姐扭脖梗和甩小辫的动作,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

  “我退休前这出戏演出就超过3000场了,现在20年过去,肯定超过6000场了。” 几代传承,中国评剧院的刚立民从剧中的“牛县长”变成了该剧的复排导演,而这部剧带给评剧人的荣耀也令人终生难忘。有的观众为了买票,抱着被子头一宿就来剧场排队。

  “观众起初不知道我叫我谷文月,见着我就喊 ‘杨三娥 ’或 ‘杨大妹子’。那时我跟赵丽蓉老师住一个院儿,演起母女来默契十足。剧中有场哭戏,我下台后还沉浸在里头出不来,她就逗我:‘谷儿,还哭呐,来来来,赶紧给我卷根烟。’”谷文月回忆,“我们那时不分主角、配角,就发扬‘一颗菜’精神互相配合、启发,只为把戏演好。”

  演员水平参差不齐,不规范、用力过度是最大毛病——

  只见谷文月上前,说了一声“妈呀,我走了——”手从杨母手里抽出,眼泪夺眶而出,与之演对手戏的“杨母”也立马哭了出来。仅这一幕示范,就让众多青年“杨三姐”看呆了。“我们跟‘杨母’对了那么多次戏,也没见她哭,这就是老艺术家的魅力!”中国评剧院青年演员王婧感叹,“谷老师75岁了,‘扑通’一下就跪地上,她腿不好,起来时得用手撑着地,很费力。我们怎能辜负老师们的一片苦心。”

  为了使演员学到最规范的《杨三姐告状》,中国评剧院邀请到93岁的老艺术家、《杨三姐告状》导演张玮为学员授课,对剧本进行剖析;81岁的“杨二姐”张秀兰见到学员表现欠佳,就招手叫到身边耐心讲解;谷文月干脆住在了剧院附近,就为教学方便……

  “中国评剧院作为 ‘国’字头剧院,对评剧流派的继承、经典剧目的传承、人才培养应该起到引领作用。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老艺术家、经典的剧目,希望借助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与兄弟院团一起为评剧发展做些实实在在的事。”中国评剧院院长侯红表示。

  “非常激动,30个名额里能有我一个。”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文化馆的樊红霞说,“我们文化馆经常排演一些折子戏,大家热情很高,这次回去一定要把经验教授给大伙儿。”除了演员,青年演奏员也受益颇深。“之前,我从没练习过这部戏的音乐,老师教得严厉又认真,舞台实践能力提升很大。”中国戏曲学院评剧班学生王介甫评价。

  “学员水平参差不齐,最大的毛病是不太规范、用力过度。”刚立民指出,“有的剧团在下乡演出中为了制造演出效果,私改台词和动作,表演过分夸张。我们这次就要从年代感、节奏感上进行纠正。”虽然水平有待提高,可大家的学习态度却得到了刚立民认可,早上8点不到,就有人在排练厅背词、压腿。“艺术、艺术,‘艺’跟天分有关,‘术’就要演员的勤奋。”刚立民说。

  百年韶华,从民间走来,还要深入到生活中去——

  目前中国评剧院的演出中,最常看到的“杨三娥”扮演者是谷文月的亲传弟子王丽京。7月25日,《杨三姐告状》亮相2019北京喜剧周,包括王丽京在内的中国评剧院老中青几代演员组成的演出团队赢得了观众的认可。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奔向喜剧周组委会设立的工作台,问询该剧是否还有演出安排。

  “我7岁就跟着师父学戏,进入评剧院后的第一年我们排了13台大戏,但独独没有这出《杨三姐告状》。直到近两年才真正跟随师父走进这部戏,我也理解了她多年前说过的,我们太年轻,演这出戏没有年代感的意思。”王丽京说,“有一次排练刚上场,我的表演就被师父全盘否定。我自觉从小看着师父的戏长大,对她的举手投足再熟悉不过,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其实不然,师父虽然离开舞台快20年了,但她从未停止对杨三娥这个角色的挖掘,她对人物的把握跟她年轻时也不一样了,现在的杨三娥是容纳了师父一辈子的理解和分析后的杨三娥,更高级。这也让我思考,我们传承流派,不光是继承一部戏,也要延续一个剧院的风格,要让观众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国评剧院的戏。”

  “中国评剧院前两年分别开设了评剧《花为媒》和《秦香莲》的培养班,让评剧的经典剧目更加规范、持久地保持较高的艺术水准。”侯红强调,“今年不仅是《杨三姐告状》诞生100周年,也是评剧剧种诞生110周年。站在这个节点上梳理评剧老一辈艺术家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再续经典,意义重大。中国评剧的经典剧目也是戏曲史上的宝贵财富,全国的评剧院团应该更加团结,为剧目传承、人才培养贡献力量,让经典在新时代焕发光彩。”(记者 李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