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摄影在自然中寻找,生活中挖掘,艺术的寻求是否来自作者的深情?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4-04 21:00:52

《国魂》这幅作品的两点启示:一是要有强烈的创作意识,二是应该开辟一个浪漫主义情思驰骋的天地。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审美观念不断变化的今天,从现实中摄取已有的形象,充分发挥摄影记录现实的功能,这仅仅是摄影所负的使命的一个方面。

美国著名摄影家菲利普·哈里斯曼称以记录为天职的摄影家为“记者”,而把不甘于做记录生活的镜子,仅仅把这些“现实镜头”当做素材的摄影家,称之为“摄影作家”。

这些摄影家不仅在现实美的范围内流连,而是在现实美的陶冶中,情思缕缕,感奋多多,进而通过创造性的艺术构思,为现实形象编织着色彩别致的面纱,设想着能给人以强烈感受的影象。

在摄影艺术蓬勃发展的当代,我们尤其要强调构思,提倡名副其实的摄影创作,提倡和培养强烈的创作意识。正是在这方面,《国魂》的诞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是的,长城壮美,奇特而伟大。拍摄长城者不计其数,其中也确实出现了许多杰出的作品。然而有志的创作者在探索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勇敢而有创造意味的一步。

《国魂》的作者说:“我们想用不同颜色的灯光连续闪射来拍摄长城,使人产生丰富的联想,赋予这古老建筑以浪漫事义的色彩。”

独特的构思创造了独特的形象。画面上的长城已不再是客观现实的纪实,而是作者心目中的长城一那是如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巨龙腾越于浩瀚的苍穹中的长城,肃穆中充满活力,庄严中洋溢着生气,新奇而熟悉,强烈而和谐观赏这幅作品,人们的思绪不由得不随着作品所开辟的宽广天地,驰骋浪漫主义的情思,从中得到思想上的启迪与美的感受。

我们正处在中华民族第三次腾飞的伟大时代,在充满理想而又步履维艰的生活中,人们特别需要那些熔铸着生活体验而又富于理想感召力的浪漫主义作品。

《国魂》的出现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关注与喜爱是很自然的,它再次有力地向人们表明:摄影艺术在创作的道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

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里有一座令人敬仰的烈士群塑,方雕的写意手法鲜明地体现了先烈们的英勇无畏、视死如归的浩烈正气。

许多摄影者曾满怀崇敬之情举起相机在这里拍摄,然而摄影创作却绝不是仅仅把雕像拍下来,而是要经过艺术构思,进行取得摄影造型感染力的再创造作者张成军说:“我不止一次地来到烈士塑像前,思绪万千,徘徊忘返。考虑再三,我决定用广角镜头仰拍,避开背景的山丘树林,并利用变形放大,使群像显得更加高大,气势雄伟。画面下部衬以青松,以表现烈士的坚贞不屈,万古长青的崇高品格……在同行的启发下,我觉得在画面的中部添加飞翔的鸽子,效果将会得到改善。一方面可以弥补构图上多余的空白,另一方面可以产生动静结合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作品的意境也随之深远,它不仅萦迴往昔,而且歌颂今天和展示未来。主体雕像在青松飞鸽的映衬下,益发高耸巍峨,象征着铮铮风骨的中华儿女,壮怀遗志,浩气长存。鸽子寓意先烈缔造了今天和平幸福的生活,展翅高翔既有眷恋盘旋之情,又召示未来广阔的光明灿烂前程之意。”

是的,仰望这座雄伟的雕像,人们往往有烈士英灵“日月同辉,与松柏共存”的感想,有“直上重霄九”的感受。作者正是充分运用了摄影造型语言的表现力,把感觉化为形象。作者拍摄的是人所共见之景,作品呈现的却是人所不见之美。它是写实的,又是写意的;它是生活的又是艺术的。

不拘泥于对现实刻板的描摹,而强调感情的熔铸,进行浪漫主义手法的渲染,这是作品成功的关键。这幅作品荣获第十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

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摄影器材的花样翻新,使摄影家们不仅能够“记录”现实中的形象,而且能创造出人所不见的视觉形象。

作者长年身在大连造船厂,每当舰船下水,他总是万分激动,他说:“我发现我厂建造的导弹驱逐舰通过广角镜头正面看去,就好象是矗立着的待发的巨型火箭。

这一构思已形成几年,直至八四年六月的一天上午十时,我抓住船坞中已完成的导弹驱逐舰即将放水出坞的暂短时间,用120单镜头反光相机,广角镜头仰角拍摄,光圈8,速度1/30秒,冒雨拍摄了这幅作品。”

就是这样,构思意念变成了形象,感情的溶进,技巧的运用,使原有的形象产生畸变,夸张了舰体曲线,突出了舰体气势。借助这夸张的造型语言,使观你既可想象出舰体的原有的形状,又可想象到舰体犹如飞快的梭鱼,或似腾飞的火箭,它要入海,它要升空,它要满载着人们的志气与汗水驶向理想的明天。

随着摄影在社会上影响面的不断扩大,摄影表现能力不断地发展,在国外又出现了一种摄影新品种,它不追求形似的纪实,也不以意境的幽远取胜,而旨在用摄取的影像,来对某个社会问题,诸如儿童教育、公害、就业等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表明自己的态度,以期引起社会对该问题的重视。

多年来,由于多种原因,我国人口增长速度过快,已经成为一个亟需引起重视的问题,“人满为患”是大家的切身感受。

这幅作品的内容与形式另具一种格外深沉的感染力:它第一眼吸引我们的是因为人多而显得如此狭小的天地,因拥挤而不得不蹙眉思索的前景形象。

中景及远景,灰白夹道中蠕动着一条没有尽头的人流,近景中并不完整的富有典型表情的特写,都给人以一种压迫感。

照片用广角镜拍摄,夸张了透视效果,造型语言奇而不怪,畅而不俗,近大远小,近虚远实,对比鲜明,形象突出,使人感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确实应该……。

这幅作品正象别林斯基所讲的,是在“用形象说话不是逻辑证明,而是形象的感动”,是让读者、观众在欣赏中教育自己。由观赏到共鸣到思考,结论鲜明有力,这样的作品确实有论文一样的力量。

《母与子》是一幅世界驰名的优秀生活照片:母亲支撑着头的臂、逗弄孩子的手与身体形成的“天然屏障”庇护着婴儿,而那构图并不完整的头部、下视的眼睛又把人们的视觉兴趣引向了她的骄傲、她的希望……嗬,看这强壮的孩子、明亮有神的眼睛,又象呼吸又象叫喊的神态,使人不免联想到人类的生命、渊源与明天……母亲的惬意与安详、孩子的生气与跃动构成如此和谐而生动的画面,这里蕴含着母爱之诗、生命之歌瞬间之永恒。

摄影创作并非都是到现场观察进行抓取,这幅作品就是摄影家在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架上三盏闪光灯,利用天花板的反射光作为主要照明来进行拍摄。

摄影对象也是他安排在床沿附近,让母子自由活动,在观察中等待;当这个十分生动而典型的瞬间出现时,当机立断地揿动快门,获得了成功。

摄影创作中有“抓”与“摆”之争,其实这只是方法之争。生活不等于艺术,因而必须有作者的创造。而艺术又以真实生动为贵,不失时机的抓拍确实是一种应予充分利用的方法。“摆中抓”就是把这两者结合了起来,应该说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好方法。当然,在新闻题材或重大的政治事件的拍摄中是不宜采取这种方法的,而应以捕捉现场实人实的珍贵瞬间形态取胜。

这是一幅并不热闹的低调作品,然而许多观众都被孩子的神情吸引住了。作品的立意是深刻的,它赞美着那些平凡的默默无闻的奋斗者,它赞美着那些散见在日常生活中的熠熠生辉的精神。“艺术形象大于思想”(高尔基语),正因为如此,这个极平常的画面才能使人们受到陶冶,得到奋进的力量。

这幅作品的摄影造型,语言运用也是鲜明而简洁的孩子那种欲呼又不忍,想进又怕打扰爸爸工作的瞬间情感捕捉得多么准确;那种既有纵深感又主次分明的夜晚环境气氛多么浓厚。

简洁的画面,使得人们的视觉中心完全集中在“看得见”的孩子和“看不见”的父亲所在的办公室,从而使人产生许多联想。这是寓繁于简,寓多于少的含蓄手法。我们可以设想,同样的主题,倘若拍摄的是在灯光下,图纸旁,一边吃晚饭一边攻关的“爸爸”,那样的作品不但习见,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大的感染力。题材的处理,手法的寻求来自作者的深情。“要感动别人,先要感动自己”。

正是这种满怀深情的追求,终于使他在孩子送饭这一细节中找到了表现形式。这幅作品的成功与其说是因为熟练的技巧,毋宁说是来自作者内心的深情。

这幅作品和其它一些佳作表明,工业摄影的天地是极其宽广的。作为摄影者,我们应更宽广一些,手法、角度可以更多一些。《爸爸的晚饭》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人们的生活本身是丰富多彩的,向上的精神也表现为多种多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