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南方日报实地调查:疫情之下餐饮业压力最大原来是……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4-20 09:20:12

自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喊话美团以来,餐饮业佣金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而受疫情影响,餐饮企业生存更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目前双方在佣金等问题上僵持不下,为了更进一步了解一线餐饮企业的生存状况,南方日报成立调查组,以广州五羊新城商圈餐饮企业为对象,走访了63家餐饮店进行问卷调查,并与该区域20多家餐饮店负责人或主管进行面对面交流,形成初步调查结果。

4月12日、4月13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广东餐协”)和美团隔空喊话,就4月10日引爆业界的《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以下简称《交涉涵》),进行进一步回应。值得注意的是,双方一方面对外卖佣金应降至多少争执不下,另一方面不约而同提到,大家是“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疫情下餐企、平台应该携手共克时艰。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全省各地33家餐饮协(商)会向美团外卖发出联名《交涉函》。该函提出,餐饮业是抗疫期间的重点民生行业,也是受影响严重的行业,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希望美团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条款,减免疫情期间广东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4月13日,美团方面回应并首次对外透露部分真实数据: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达到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同时美团外卖在回应中表示,今年首要任务,是要通过平台切实帮扶300万餐饮商户通过外卖生存下来,并活得更好。

美团外卖在公告中还表示,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对于武汉商家在2-3月全面免除佣金直至封城结束。相比疫前,七成商户外卖单量已恢复60%以上,还有三成实现反超。以广东为例,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元,经平台帮扶及商户自救,广深两地餐饮外卖商家订单恢复近九成,超五成商家订单超过疫情发生前。

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继《交涉函》后,4月12日晚、4月14日凌晨广东餐协发出了两次回应。广东餐协指出,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逐年下降,餐饮企业的佣金率却逐年上升。复工后餐饮行业并未迎来期望中的“报复性消费”,行业依旧举步艰难。近期对本地餐饮行业复工与关停情况调研显示,被调查企业有接近80%的企业营收不到去年同期的30%。已有60%的企业因营收大幅减少、门店租金压力大、外卖平台抽成高等原因关停了部分门店。

广东餐协介绍,因疫情防控需要,餐饮业无法正常开展堂食,只能依靠外卖勉强维持。餐饮企业为了获取更多外卖订单,有寻求上线其他平台,则被美团强制下线,由此引发餐饮商家集中向协会投诉。投诉的商家,多数是小规模连锁企业。“大规模连锁餐饮企业在多个平台都有上线,很多企业还有自营私域流量池外卖业务。”投诉的主要问题包括佣金、不公平的交易规则等。“希望美团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而不是‘账户营销费用留存’,以帮助餐饮企业增加救命的现金流。”

广东餐协展示来自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美团从五年前佣金扣点为4%,到如今的小部分老字号商家20%,其他商家都是23%的佣金抽成。此外,4月14日,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对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和餐饮行业发起调查函,主要调查的问题是外卖平台餐饮商家佣金比例设置上如何考虑消费者利益,是否对消费者权益和外卖消费环境产生影响。

为了进一步了解餐饮企业对佣金等问题的看法,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以广州市越秀区五羊新城商圈餐饮店为调查对象,展开实地走访和调查,了解当前该商圈餐饮店的外卖业务情况和存在问题。该商圈是商业、住宅混合区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本次调查共向63家餐饮店下发问卷,收回有效问卷63份,包含正餐厅(堂食为主)、快餐店、茶饮店、小吃店等多种形态的餐饮企业,单店和连锁店各占一半,均与外卖平台有合作。

南方日报调查发现,在本次走访的广州五羊新城餐饮店中,57.14%的受访商户曾被多家外卖平台要求做独家经营,但仍有42.86%的受访餐饮店表示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而是可以自主选择。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在市场竞争中,独家合作一般可以享受到更多的优惠,并支付更低的佣金。

与平台合作独家经营权给餐饮店带来一定的好处。289艺术园区一家餐饮店的接待员表示,该店目前只接入了美团外卖平台,疫情对该店的外卖单量影响不算特别明显,单量和疫情之前基本持平,“和美团的独家合作可以获得更低的佣金,这样对我们经营更加有利,在管理上也更加方便。”而五羊中学旁边一家茶饮店的负责人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饿了么佣金低一些,但流量低过美团,我们的消费者都年轻人,他们更喜欢用美团。

据广东省餐饮协会此前发函表示,在广东,美团外卖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对此美团外卖回应表示,去年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南方日报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五羊新城商圈近八成的餐饮店要向外卖平台支付16%以上的佣金,其中佣金范围在16%-20%的占了53.97%。

与堂食对比,近九成受访餐饮店觉得外卖佣金比率高,其中46.03%的受访餐饮店觉得“佣金太高”。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一般餐饮店尤其小型餐饮店,需要依赖外卖平台完成配送服务,而配送费的部分,一般需要从餐饮商户的佣金中扣除。因此,绝大多数的餐饮店的佣金都包含了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仅有4.76%的餐饮店另有配送渠道。

外卖业务对餐饮企业来说是否重要?在调查的63家餐饮商户中,我们发现,这与餐饮店的性质有较强关联。如茶饮、轻食等商户,或面积较小的店面,对外卖业务的依赖性较强;而门店面积大的商户或正餐厅,外卖占比份额较少。南方日报调查数据显示,71.43%的五羊新城餐饮店外卖业务占比一半或以下,20.63%的受访餐饮店其外卖业务在总销量中占比51%-70%,而外卖超过九成以上的,多是专做外卖业务的餐饮店,这类餐饮店基本上依靠外卖渠道。五羊新城一家专做外卖的煲仔饭店主陈先生表示,疫情期间,外卖量不到以前的一半,收入下降了90%以上。

总体来看,商家认为疫情让外卖业务占比有所上升,但就订单数量而言,较疫情前还是有所下降。堂食仍是五羊新村餐饮店收入的主要来源,其次为外卖和外带。调查还显示,复工以来餐饮店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堂食的占了39.68%,来源于外卖的占了36.51%,餐饮店的利润主要来源于堂食的占了52.38%,来源于外卖的占了25.40%,堂食的利润高于外卖业务。

南方日报调查显示,复工以来,近八成五羊新城受访餐饮店认为外卖佣金带来较大的经营压力,其中35.50%的受访餐饮店认为“赚的钱都给外卖平台了,复工后也亏损”,42.86%的受访餐饮店认为外卖佣金“成了租金、材料等以外最大的成本支出”,仅有6.35%的受访餐饮店觉得“复工以后,外卖实际上降低了成本压力”。不过,对于外卖业务是否缓解了餐饮店疫情期间的经营压力,仍然有52.38%的受访餐饮店认为有所缓解,此外,有6.35%的受访餐饮店觉得“帮助很大”。

最值得关注的是,超过一半受访餐饮店认为,最大的压力来自于铺租,铺租成本高,导致了成本压力大增,同时,28.57%的受访餐饮店认为,最大的压力是客人太少、现金流困难,外卖佣金带来的压力只能排在第三位。五羊新城一家甜品店的负责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开了堂食之后,虽然有一些客人,但是相比以前,下降了三四倍。一家茶饮店的店主也表示,客流量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没有客流,每个月都需要一大笔的开支,这些并不是外卖可以弥补的,“但是我们不能停业,停业一点收入都没有,反而要支付租金,开了门,至少可以告诉街访,我们还没有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