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劳动最光荣 奋斗最幸福丨陈建新:我陪“嫦娥”度过每一个昼夜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19 13:07:00

嫦娥四号探测器正在月球上度过它的第17个月夜。月球上夜晚的温度达到了零下180度,怎样让探测器能够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保持温暖,是嫦娥四号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陈建新的工作之一。从嫦娥三号到嫦娥四号再到更远的深空探测,陈建新和研制团队一直守护着中国的探测器平安度过在太空中的每一个昼夜。

尽管是五一假期,但是陈建新和同事们仍然在加班工作。他们正在讨论未来探测器热控系统的改进方案。还年轻的陈建新,却因为白头发在团队中显得格外显眼。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我们这边确实问题比较复杂,比较难,有的东西你是一眼看不到处理方法,所以确实费脑子一些,肯定也有这个原因。

这已经是陈建新加入深空探测热控团队的第12个年头了。2008年,嫦娥三号探测器开始研制,刚刚加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一年多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嫦娥三号热控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对于这种有跨越的型号来说,其实年轻人和老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是门槛是差不多的。当时部门也是考虑到年轻人也挺有冲劲的,就需要你去闯、去拼去。

嫦娥三号是我国第一个需要在月面着陆和生存的探测器,面临着月昼期间零上120度,月夜期间零下180度的巨大温差。如何在高温条件下保证散热,同时又能在寒冷条件下保暖,成了摆在陈建新和研制团队面前的难题。

尽管在嫦娥三号之前,美国和苏联都已经进行过月球探测。但是由于他们的热控方案需求的重量资源都达到了嫦娥三号的十倍以上,因此对热控系统的性能和指标要求完全不同。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对重量要求我们都是要精确到零点几克级。比如用蓄电池或者是调研俄罗斯的方案,它可以用这种通风系统什么的,这样的话我们的重量代价根本就不允许。

经过反复论证,陈建新和团队创造性地提出了“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的方案。不需要用电,直接通过可流动性的气体液化产生的热量为设备供热。就在陈建新和团队准备充满信心的时候,接下来的方案验证试验却给他们带来沉重的打击。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这个系统运行不了。就发现这个系统设计里面有些关键环节没有考虑到。这个事儿肯定要做成,你这个没有什么退路的。因为这是一个国家重大工程。

没有退路的陈建新和研制团队开始重新进行环境模拟和方案论证。他们始终相信这个方法是可行的,只是需要更加精密的模拟和控制。

2013年,经过五年的研制攻关,嫦娥三号成功落月。当它成功度过了第一个月夜自主唤醒的时候,陈建新和团队才终于在轨验证了自己的热控系统。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在唤醒的那一刻,我们早早就去飞控现场去等它。我们用很小的重量和零功耗的代价,就解决了一个整器白天探测、晚上生存的问题。

有了嫦娥三号的成功经验,面对嫦娥四号任务时,陈建新和团队显得更加有信心。如今,他们设计的热控系统已经陪伴嫦娥三号着陆器在月球上生存了六年多的时间,也即将守护嫦娥四号度过17个昼夜。现在,他们开始向更远的深空发起挑战。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嫦娥四号探测器热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建新:随着我们探测器离地球和离太阳越来越远的话,它会遇到很多的这种新的挑战。我们一定会继续继承这种自主创新的精神,让中国的航天器能够飞得更远、飞得更好。